po氏然妹

垃圾写手

好久不见



系列一


牙医×漫画家


序.


为什么前男友是我的主治医生!!!


吴映洁对于自己在花的年龄还有蛀牙很是在意。


毕竟现在脸肿的跟松鼠一样。


王鸥戳了戳她的脸蛋儿,笑死。


“哈哈哈哈哈,鬼鬼,你果然还是个孩子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


鬼鬼是吴映洁的小名。


“你怎么不去找你爸呀,好歹也是一个医院里数一数二的教授啊。”


“我不,我可不要再去当猴子。”


吴映洁小时候牙疼,被她爸拽着去医院。结果她爸一边给他的学生们讲解,一边在自家女儿牙上面动器材。


吴映洁现在想起那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神就打颤.......


“下一部漫画是准备画牙医的故事来着,我去看牙,顺便勘察一下。”


“得嘞,走吧鬼儿,只要你画画,我就有钱包养你了。”


王鸥是吴映洁的编辑。


“我要是被你包养了,晨哥就得打死我。比起被你包养被打死,你还是把我送去看牙叭。”


在医院排号,轮到吴映洁,王鸥便在外面等她。


吴映洁躺好后,脑子里开始构思着自己的下部漫画。不知不觉入了神。


等回神时,医生已经凝望她很久了。


“抱抱抱抱抱抱抱歉医生,我一入神就.......”


“没关系。”清冷的音线。


莫名的,熟悉。


最后吴映洁还是被拔牙了。


麻醉期还没有过去,不能吃东西。回到家后,吴映洁便趴在床上了。


罕见的,这次竟梦见了他。


梦见他拉住自己的手,一声一声的唤着


“鬼儿”


再次醒来时,已是深夜。


吴映洁摸了摸枕头,已经湿掉。看样子,自己在睡梦中哭过了。


在阳台吹着冷风,不知何从。


吴映洁刚回来不久,之前一直在G市,这回因为主编王鸥调到了M市,她也就跟着回来了。


梦里的人,是她的前男友。


本以为可以一起携手下去,可最后,还是分道扬镳。


那梦里的一切,都是虚无的。向来只有自己抓住他的手。


他是鬼鬼父亲的学生,鬼鬼那时三天两头去她爸那地儿,主要是为了见他。


她暗恋他,所以大胆的去追。


她伤心了,所以选择在她生日那天说分手。


王鸥问她,那个生日,开心吗。


“开心,怎么不开心,那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下来。


终究是不舍的。


只是希望,他可以多抽出时间来,不要老是忙学业,工作......


吴映洁揉了揉被风吹凌乱的头发,关上窗户。又自己给自己煮了点食物。


吃完,睡不着,便开始画漫画。


一.


吴映洁最近发现很奇怪的事情。


第一件,自己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对门邻居,好像每次她在他就不在。有几次回来的晚,听见对门有挠门的声音。


莫非......凶宅?



第二件,自己的那位主治医生一直戴着口罩,就连写病历时也带着。


可他见别的护士或者为其他病人写病历时,口罩总是摘下来的。


“这白医生真的好帅啊,啊啊啊啊希望我天天牙疼。”


“对对对,声音也好好听。”


嗯嗯嗯?好帅???


吴映洁一脸茫然


帅哥?!必须见到!


吴映洁就怀着这样的心思进入了诊室。


照旧是换药。


换完药后,吴映洁一直直勾勾的盯着主治医生。


“医生.....为什么你不摘口罩?”


主治医生为她写病历时,她问到。


“我......感冒了。怕传染给你”


主治医生好像还特地证明了一下,咳了两咳。


“哦......这样啊......”


主治医生见她这样反应,似乎松了口气。


“可是为什么你见别的女孩子就把口罩摘下来,不怕传染吗?”


最怕转折.......


“难道说,医生嫌我不好看.......”


可是主治医生连忙摇头


“不是的,你.....很可爱很好看!”


啧......最讨厌这种概括性的评价了。


吴映洁不再刁难,只是好奇的望了下铭牌。


不望不知道,一望吓一跳......


吴映洁看见那名字时,愣住了。


“白——敬——亭”


娘勒,怎么我的前男友是我的主治医生!!!


吴映洁乖巧给主治医生道别后,就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缓过神来。


吃瓜小组中


鬼鬼:求助,我的主治牙医是我的前男友,该怎么办!


鸥鸥:这是你想的新的漫画名吗,真长,不过不妨碍好作品。


蓉莲包:真实,看个牙医都能遇见前男友,吴映洁去买彩票吧。保证中500亿。


大勋花:白敬亭???好运气啊鬼鬼,改天我得拉着那小伙儿出去溜达问问


大勋花是魏大勋,蓉莲包是杨蓉。都是吴映洁的朋友。


魏大勋是白敬亭的同学兼死党。当初因为和白敬亭谈恋爱,和魏大勋最先熟了起来。即使和白敬亭分手了,他俩依旧玩的很好。


鸥鸥:不急,先回家吃顿饭。把你妈弄的糕点给我带来,我帮你想办法。


对哦,吴映洁突然想起今天答应了妈妈回去吃饭。


没有什么比妈妈的饭更美妙的了。


吴映洁放弃思考,准备回家。


到家后,就看见自己的妈妈正在“大战”厨房。


看见桌上的美味,吴映洁好奇的问了问


“妈,我不是说了就我一人,怎么弄这么多菜啊。”


“有客人也要来。你先去沙发上陪你爸看电视。”


客人?


amazing


吴映洁开门的瞬间,瞬间就知道这位传说中的“客人”

是谁了。


吴映洁觉得今天真的可以去买彩票,因为客人,正是几个小时前她见到的那位主治医生。


吴映洁几乎是本能反应,立马将门关起来。


“砰”的一声,留着白敬亭在风中凌乱。


“鬼鬼啊,怎么回事?是不是小白来了?”


父亲大人在客厅亲切的问道。


“啊......是。”吴映洁又故作镇定,将门打开,把白敬亭“迎”进来。


母亲大人将最后一道菜摆在桌上,热情的将一家子人喊到餐桌上开始吃饭。


饭桌上,母亲大人不停的捡菜给白敬亭,碗里堆的比山还高。


吴映洁幽怨的看着母亲大人,故作不爽的问道


“妈妈呀,你家在外漂泊已久的闺女在这里在这里!你看,我都快瘦了!”


母亲大人嫌弃的看了眼她,说


“哎呦喂,去了G市这几年,说你瘦了吧......还真没。再说了,你个漫画家哪有人家医生忙啊”


“哎呦喂,妈妈,我这几年画漫画,我也很累的呀。我每次都要赶稿。”


“那是因为你懒。你说你哪次不是卡着点交稿的?我要是小鸥啊,我估计我得去你家把你打一顿。”


行叭,不能聊下去了。


吴映洁乖巧的低下头,吧嗒着自己碗里的菜。


这时,一双筷子夹着鸡翅送到了自己的碗里。这筷子的主人正是她的主治医生。


“欢迎回家。”


二.


吴映洁愣了几秒,接受了这个鸡翅——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吃的过不去。


饭后,吴映洁惬意的躺在沙发上,接受着来自自家老爸的按摩。


“鬼鬼啊,你走不走的呀!”母亲问道。


“走走走,我明天还要去给鸥鸥送东西呢。”


“那小白就麻烦你了,走的时候带下鬼鬼。”


啥?啥玩意?妈你说啥?


“妈......我自己能走的。”


“哎呀反正小白就跟你住在同一小区,你就顺便蹭个车呗,小白是自家人。”


吴映洁被最后一句话雷到了,忘了问第一句话什么意思。


狗屁一家人.......


最后迫于淫威,吴映洁坐着白敬亭的车。


本能想要与他保持距离,吴映洁等他车到的时候,就去开后座门,结果.......


“白敬亭你给我开锁!”


“哟,大小姐舍得叫我了?”


这个人真是,别人面前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在她面前什么坏心眼都能往外蹦。


“你先给我开锁。”


“你给我坐前面来。”


“我不”


“开锁呀喂”


“我说了啊,你坐前面来。”


吴映洁无奈,只好坐在副驾驶。


一路上,吴映洁对白敬亭都有小脾气,故意将车窗降下来,美曰透气,一直不理白敬亭。


后来白敬亭替她将车窗升起,美曰晚上吹风容易受凉。


两人就这么杠着。


到了吴映洁楼下,吴映洁开车门 结果再次发现——车门被他锁了。


“你给我开锁哦你。”


........


“吴映洁,你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突然降下来的温度,白敬亭问着她。


“躲你?抱歉我们已经分手了!”


吴映洁壮着胆子回答。


“分手?我记得我没说我同意分手。”


pardon?


excuse me ???


三.


吴映洁蹭的火气就上来了。


“那我主治医生明明是你,你装什么不认识我?”


吴映洁回怼


“你是不是故意的?脱了白大褂一脸腹黑样。”


吴映洁趁他愣神之际飞快地俯身过去解了锁控。


“再见,白医生。”


吴映洁赶忙溜下车,立马飞快跑进了自家单元楼。


等电梯期间,还在想着白敬亭怎么会知道她家在哪,结果后面就不慌不忙跟上了一个人。


“你......不会去的吗?”


“回啊,我现在不就是在回家吗?”白敬亭气定神闲,说到。


“你是说......你住在这里???”


pardon???为什么妈妈没跟她说啊


似乎看出来她的内心所想


白敬亭回答道


“师母跟你说了啊,我们住在一个小区.......看样子还在同一单元楼。”


电梯来了,俩人一起进去。


“说不定,就在同一楼呢。”


叮的一声,电梯开门,两人一起出去。


也就是说......那间凶宅......是他的?


白敬亭径直去开门,结果跑出来一条博美。


等等......


“这几天你家那抓门声是它干的???”


吴映洁一脸惊恐望着他。


闻言,白敬亭眉头一皱,抓着它的毛


“又扒门???又不想吃肉了???”


吴映洁没心思看主人教训孩子,就按了自家大门密码回家去。


到家后,跟王鸥讲了是邻居这件事情又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王鸥:你乖点吧,坐等你被叼回窝。不过你漫画要是这类的也应该会很好哦。


吴映洁没回,她突然想起往事。


“以后呢,我们要有自己的房子,养条狗狗吧。你去工作的时候可以陪我呀。”


“叫......雪饼好不好嘛”


女孩儿拖着黏黏的小奶音说到。


白敬亭搂住自家雪饼,上了床。


没想到,最后雪饼陪着男主人,等了女主人很长时间。


四.


吴映洁最近忍了很大的火气。


好像自从揭穿他是她主治医生的面目后,他就突然的“明目张胆”起来。


比如.......天天来她家蹭早餐。


吴映洁这晚没睡好,早上起来起床气大。她一边刷着煮早餐的锅一边狠狠的说


“你这人真的是,明明自己就会弄饭,自己不做还非得来别人家吃。”


好像又想起了往事。


“以前就是的,吃我买给你的早餐,那么理直气壮,真是......”


“你谁家爷谁家伺候去,我不干了。”


这是吴映洁第一次提到往事哭泣。


吴映洁扔下厨房跑回卧室,就这样把自己关在卧室里


再出来的时候,白敬亭已经走了。


厨房已经被收拾好,还有桌子上做好的早餐。


吴映洁心里的柔软被触动。


五.


初冬,本就是一个多病的季节。


吴映洁醒来,头晕晕的。想起来今天还要交稿给王鸥,就起身,结果晕倒在地。


接到王鸥的电话时,白敬亭上午班刚结束。


“小白,是我,王鸥。”


“知道,鸥姐怎么了。”


“是这样的,鬼鬼一个上午都没接电话了,我觉得她在家应该出了什么事情。听鬼鬼说你们是邻居,麻烦你去看下。”


“好,我会。”


“她家密码是931015,她要是不开门你就直接进去。”


“......好。”


白敬亭辞了下午班,跑回家。


敲了几次门,始终不开,最后解锁开门。


然后就看见倒地的吴映洁。


白敬亭就帮她带去了医院。


吴映洁再次醒来,烧已经退了。


转眼就看见坐在一旁看书的白敬亭。


“你......”


“醒了?”


白敬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才放下心来。


“你怎么在我家?”


“鸥姐给我的密码。让我来看看你。你情况我跟鸥姐说过了,不用担心。”


“吴映洁放下心来,却瞟到了他手里拿的书。”


不是书,是她的日记。


“鬼鬼,复合吧。”


他说。


吴映洁笑了笑。


拿他的生日做密码,记录自己恋爱心思的日记本没有扔,说到底还是爱的。


“好。”







END



明侦三美必须拥有姓名


来自撒老父亲的控诉


今天撒老父亲终于对眼前的小情侣产生了愤怒,特地来向大家控诉。


大家好,我是撒柯基......啊不,我是帅气多金迷倒万千少女的撒贝宁。


我原以为,在明侦的节目里,我是个王者,直到现实啪啪啪打我的脸。


咱今儿不聊这个,咱来聊聊我家这闺女


说来我也是生气,自从我家闺女谈恋爱,我这老父亲存在感down down down


我的小棉袄啊,就成了泼出去的水儿啊......


枉我疼她疼了四季啊


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第三季最后一期,我和小白俩人一起撞门。


都说闺女是父亲的小棉袄。我以为我可爱的鬼鬼会来拉住我,护住我,结果呢


她竟然拉住小白的手臂,说“小心。”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句小心是对我说的(不许反驳,让我在鬼鬼心中还有个父亲的地位)


艾玛,这门撞的我,老疼了。


我向老何控诉这件事情,老何竟然只是说


“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


虽说吧,小白一直是我欣赏的人,可是......


切,谁说我同意了???


不过这也没啥,可是这俩人,结婚居然不提前透露给我,导致我跟老何俩人在群里争了三天的证婚人,还还还还还还还套路了我500!


我决定,在他们婚礼上,不交份子钱了!



场外人员:最后还是老老实实交了份子钱(撒老父亲:干啥呢你!拆我台吗!)


END


宫闱秘事

序.


宦官替白敬亭掀开木门,王鸥已经摆好了棋局。


烛光摇曳,王鸥与白敬亭对坐,共同完成这棋局。


“鸥姐,我......该怎么做。”


白敬亭与王鸥小时一起长大,即使一个已成他人妇,一个成为了尊贵无比的王上,私下里还是以姐弟互称。


“这局,亦如我们现在的棋局。你当初精心谋略,可身为当局者,又怎可快速看清局势。就像现在,你已经输了。”


白敬亭细细看来,确实如此。


“我当初布局时,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会爱上她。”


“可她现在.......已经是颗废棋了。”


白敬亭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鸥姐,你是说.......”


“断了线的风筝,想去的依旧是那广袤的天地。即使再将它接上,它也不会再复原了。”


“不能,她不能走,她是寡人的王后!日后要与寡人葬在一起的人!”


“可王上,你觉得她开心吗”


“试问王上,你有多久没有唤过她的乳名了?”


“当初王上让我与她亲近时,我便知晓王上您动心了。我原以为,冰山不化的你总算有了七情六欲,没想到最终是我害了她。”


“王上,您不是不愿意,您只是不舍。”


白敬亭失神的望着桌上的茶盏,嘴里喃喃的念着她的乳名


鬼鬼......鬼鬼.......


正文.


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突然变成这样。


当初父亲让我嫁与他时,我特别开心。


可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真傻。


他布的局.......真大啊。


就连我这个枕边人,也是被骗了啊。


我以为他很爱我,我以为他很敬重父亲,我以为我们最终可以偕老共白头,一切,都是我以为。


他对自己真狠心,为了那人人想要的位席,竟然愿意娶敌人的女儿为妻。我不敢想象,原来这五年,他的所有的温柔,都是假象。


问君有何意?


不过是王位罢了。


他成王了,我成了后,父亲也死了。


我怀着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


七月,合欢开了。


孩子最近老是在踢我,我为这发现感到惊奇。


或许是快当母亲的缘故,现在能让我开心下来的,只有我的孩子。


鸥姐姐最近一直进宫来看望我。我打趣问道魏王侯是否会生气,她只是害羞的红了脸,说


“他敢生气?”


真羡慕。


她让我最近调养好身子,不要想些有的没的。


可是我一想到父亲的死,我便食不下咽,睡不安稳。肚子里的孩子又闹腾的荒,有时候想好好的,也不能够。


可能是鸥姐姐跟他说了我最近的情况,现在他天天来陪我用膳。


想当初,自己天天盼着与他一起用膳,现在是真的不愿意见到他。


一见到他,就要想起我的父亲。


我承认,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他每天来到我宫里,我不想行礼,我便不行。宫女浣儿提醒我三四次,可我就是不愿意起身,他来用午膳,我便午睡。来用早膳,我便装作赖床的样子迟迟不起。


他走了,我又没有用膳的心思了。身子也越来越瘦。


太医劝我想开点,可我现在放下了,真的放下了。


只是......我不想再见到他。


似乎一切都在顺着我的心意,他见我一次次避他,想着是无趣了,就很少再看见他的身影。


孩子越来越闹腾了。


晚上睡觉总是睡不安稳,迷迷糊糊的。


后来......睡觉的时候总是听闻清瑟的箫声。


这箫声,跟他吹的有的一搏。


我喜欢这箫声。


有了这悦耳的箫声伴眠,我渐渐的睡的安稳。可是有时我在睡梦中总感觉有谁再抚着我的脸。


是父亲吗?


小时候,爹爹就是这样,一下一下的抚着我,说着


“鬼儿乖,乖孩子快入睡,这样第二天就能再次见到爹爹了。爹爹带你去吃你最喜爱的冰糖葫芦”


爹爹,我会很快就入睡的,你不要走,不要离开鬼儿好不好。


眼泪再次流下。


我无声的哭泣着,又感觉有谁在替我擦干眼泪。


“爹爹......不要离开鬼儿......”


我就这样再次昏睡过去。


第二天,浣儿见我肿了眼,连忙把冰袋拿来。


“娘娘,一切都过去了,放下吧。王上他对娘娘是真心的。”


我沉默的低下头,没回答她,只是问道


“昨晚......可有人来宫里?”


“回娘娘.......没有,昨夜只有奴婢一人。”


果然,是我的错觉。


中午,他又来了。


我慵懒的躺在榻上,数着窗外的合欢花。


“现在王后竟如此大胆,见到寡人竟不行礼。”


清冷熟悉的声音。我这才想起,我已经有三月余没有和他好好说话了。


也对,现在又如何好好说话?


“那王上废了我就好了。”


“以下犯上,目无礼数。”


“这样,王上也不用刻意的来这里,受着我这冷气。”


“吴映洁......你!”


他生气了。以前的我很害怕他生气,可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


“王上万安,妾身身体不适,乏了,睡了。”


后来?


后来我被他软禁在宫内,抄写宫规。


一场暴雨,冲刷了合欢的身影。


秋天来了。


无忧,也如此来到了我身边。


他出生那天,我难产。


那时才了解做母亲,想要让孩子活下去的那种感觉。


我听见门外的他的声音,威胁着宫中的太医们


“王后要是有一丝生命危险,太医院,我要你们所有人跟着陪葬!”


看样子,我的生死决定着众多人的生死。


所以,我度过了难关。


我给他取名无忧


无忧,无忧,一辈子都要没有忧愁,要活的随性。要去寻找那个最爱的人,相濡以沫。


我现在,是这笼中之鸟。


偌大的皇宫,我只想出去。


我想回到丞相府,回到白王府。


在那里,有我的爹爹,我的兄长,还有.......我爱的人。


初春,我染上了咳疾。


太医说,我郁结在心,恐不能很快恢复。


我笑了笑——“那就不恢复了。”


后来,他终于放过我了,让我回去看看。


我又回到了白王府,回到了那间我们一起生活过的房间。


我躺在软榻上,想着原先,我们煮着温酒,棋局对峙。我总是喜欢耍赖,他也总是让着我。


窗外,阳光洒了进来


我闭着眼,想要再睡一会儿


一会儿,一会儿就好,让我在我们曾经相爱的地方再多待一会儿罢......



四月,百花凋零,王后仙逝。


王上思念王后,让位给太子——无忧先生。


撒丞与何丞辅佐新帝,管理天下。


白敬亭,又回到了白王府。


她是在这里过世的。


王府里充斥他们以前在一起的回忆。


白敬亭望着院中那合欢,流下眼泪


“鬼鬼,我来陪你。从今起,我不是帝王,只是你的白白。”


伉俪佳人终成愿,相濡以沫到人间



END




大家加我微信吗!

悄咪咪


我的微信:lxyrbb030402


再见

LOFTER娱乐主播:

包包包子铺!:

江湖梦未老,

英雄尚年少。


感谢你,感谢你们,

为我们,为世界,带来一场场精彩的幻梦。


R.I.P.

再见,斯坦李


闭关五天